又长一岁之后

admin
2023-12-08 / 0 评论 / 56 阅读 /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

越来越难以静下心来写一些文字。工作一年后,表达欲/书写欲与之前相比都大大降低。我觉得愿意表达说明一个人是清醒的,是愿意思考的。这里的"表达"不仅仅是说,也不仅仅是对他人说。写,或者为自己而写都在此列。

不管怎样,每年生日附近还是会想记录什么,而今年的这个标题,也是毫无创造性的。

如果有留意过我在「时光机」的内容,大概能知道我这半年的事情了。年后的2月份,在做去年的一些收尾的工作,搬了新工区。3月份,ChatGPT 开始异常的火爆起来,Q1很快就结束了。

如果去看「生病的事」tag 下的记录,2月份搬工区,3月10号附近眼睛一直非常干涩、痛。也许你对眼睛痛没有太多的体会,以为不是什么大事。我在自己亲身经历之前,我有有一个室友得了干眼症,我也是这样认为。大不了多休息一下,就是太疲劳了而已。但其实非常的影响生活质量,下班后,眼睛是火辣辣的痛,得用清水去洗才会缓解一点。一开始是一位空气干燥,买了一个加湿器,没有任何缓解。生病最让人恐惧的一点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幸运的是大概2-3周后,终于慢慢的好了。至今还认为是和新的工区有关系...

四月底的时候开始胸闷。其实在三月份就偶尔胸闷,但很轻微,中间又几乎没有了。五月份、六月份、七月份、八月份直至现在,我的胸闷也没有完全恢复...期间看了三次医生,第一次判断是支气管炎,吃了点抗菌的药,吃了两周,真的感觉就快好了,因为胸闷的频率很低了,就早上和晚上偶尔会吸不上去,白天几乎是个正常人了。而后和一个同步吃完午饭,同事说他阳了,不确定是心理作用,还就是病毒作祟,过后的十分钟就觉得身体不舒服,有点冒冷汗,很累。当天回家后自测抗原,没有阳。但是我的胸闷就加重了。后面再吃抗菌的药,就一直不见好。就这么拖了两个月... 这两个月更是工作强度最大的两个月。7月中旬的时候,看了第二次医生,医生做了一些测试排除是不是哮喘、支气管问题等,也让做CT了。结果出来后,7月底看了第三次医生。医生说,从CT上看,肺部没什么问题,CT结果是“肺部少许条索影”,这一般是之前得过肺炎等肺部疾病痊愈的“伤疤”。但这不能推断是2个月前得的,因为天知道我这二十多年里有没有得过自愈的。医生说不用查呼吸科了,建议看看抽血后看看心血管科,同时建议多休息。

而我自己给自己的症状的一个判断是慢性咽炎,因为吃饭后咽喉就会有点堵住,隔气,感觉咽喉有点堵。准备下周找个时间再去耳鼻喉科看看。

已经26岁的我,也许没有资格说“我年轻的时候身体怎么怎么样”,但是恕我公平的说一句,在我24岁之前,我几乎没有怎么生过病,感冒/发烧也许一年1/2次,除此之外身体很少有不适。而现在正明显的感受到这副身体已经慢慢的度过它的最佳时机而在走下坡路了。

话说回到工作的事情上,Q2的第一个月还没有那么忙,而后4月底的时候开始了一个新的项目,这也是我的第一次封闭开发和休息日加班。整个五月,六月,都在非常高强度的加班中,除了每周末加班一天,每天晚上下班也非常晚,9点半之后10点后也是家常便饭。可以说基本上没有9点之前下班的时候。

身体是一个很奇怪的,当习惯了这种强度的工作后,反而有点麻木的,甚至清闲下来都会觉得“罪恶”。现在我开始慢慢把工作置之脑后,不要把工作的价值当作自己的核心价值。

就这样忙碌的三个月再加上非常差的身体,非常疲惫的度过了Q2。

期间,有一个大学室友7月初的时候从北京阿里辞职回老家的一个xxx所工作了。另一个室友也非常“豪气”请大家吃饭,于是我们就聚了一次(7月9号)。这中间家里又出了一次事情,但最后也就这样过去了。

去年11月份一个关系很好的同级校招生换base,基本上离开了我的生活。在7月份的时候,另一位关系很好的同事也离职了。生活就是这样,实际上你留不住任何东西,且经历着。同事离职前单独找我简单聊天,建议我工作中多总结、多沉淀、多输出。可以多写一些技术文章,博文。我觉得也是很受用。

我是去年6月28号正式入职的,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一点的时间了。这一年里,和之前很不同的是,工作是我的主旋律。以至于我很少为自己的事情矫情。“时间会治愈一切”,这句话几年前我会觉得是胡扯,我根本忘不掉过去的那些糟心的事情,我根本忘不掉。但是看现在,我真的慢慢记不清了,心已经慢慢的“麻木”,也是“麻木”本身就是一种“成长”。

另一个变化是“底线”。《武林外传》有一集郭芙蓉把祝无双离别送给吕秀才的衣服藏起来,后面反而骗说是自己做的衣服,最终事情暴露,吕秀不理郭芙蓉,要和她分手。佟湘玉说这件事情毕竟是触碰了秀才的底线。郭芙蓉说“说的谁好像没有底线似的”,佟掌柜接着说,“那你的底线是什么呀”。当时我就想我的“底线”是什么,我好像也没什么底线。每次别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之间伤害了我,我反过来会觉得自己做的是不是不对。

但工作之后,我很少会把别人伤害我的事情归咎于我,而反过来心里谩骂对方是个大SB。其中一个很大原因是,我对人友好,积极去尽力做好工作中每件事情,如果还出现问题,那必然是对方的错误。

另一方面,在与人社交的场景中,开始有一些自己的“底线”,即不担心失去什么所谓的“社交关系”,因为我似乎本身就没有什么好失去的。因此相反,如果对方踩踏了自己的“底线”,尽管仍然不会当面去戳破,但是会自动的疏远这样的人。这样的底线没有准确的文字可以描述,它的核心就是你让我不舒服了,那就请你离开我的生活,就这么简单。我开始更多的去倾听自己的感受,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也许是因为有了一些底气,经济上我不依赖任何人,感情上我也没有拥有过更多,因此我并不为失去而感到害怕。

最后不想去说太多陈词滥调。尽管现在身体仍然不舒服,而且又新长了两个口腔溃疡。尽管楼上的空调每天都会嗡嗡作响影响我,但我对现在的生活挺感恩和满足。至少目前衣食无忧,没有太多负担。对我自己的告诫就是:多去经历、阅读、观看、体验。如果有什么目标,从最最最最最简单的事情的去做,先去做,而不是定宏大的目标!

这就是26岁的我目前的现状。

0

评论

博主关闭了所有页面的评论